logo
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产业 > 中弘股份涨停 信披违规被深交所谴责

中弘股份涨停 信披违规被深交所谴责

2018-09-05 来源:新京报  浏览:    关键词:股票,中弘股份,股票涨停,深交所,投资

股价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公司第6次提示退市风险;公司股票昨日成交4.55亿元9月4日,陷入债务危机及“碰瓷”加多宝漩涡的中弘股份股价表现抢眼。

当日上午收盘,中弘股份报0.90元,涨幅8.43%。

下午开盘后,中弘股份继续震荡上行,14时03分直接封涨停板,截至收盘,中弘股份股价报0.91元,涨9.64%。

8月15日以来,中弘股份股价一路下挫。

截至9月4日收盘,其0.91元的股价,依然低于1元的股票面值。

这已是其第15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

根据深交所规定,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低于股票面值,将被终止上市交易。

不过,如果下一交易日再次涨停的话,中弘股份则有望逃离“仙股”困境。

股价虽然大涨,但债务危机重重、重组困难、曾三份财报造假的中弘股份风险仍未解除。

9月4日,深交所公告称,由于重大交易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与及时披露义务、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披露滞后等,深交所对中弘股份及相关当事人予以公开谴责处分。

深交所会将上述处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布。

股价连续15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同花顺i问财数据显示,8月1日至8月9日,中弘股份的股价一直在1.04元至1.07元之间徘徊,有升有降。

但是从8月10日开始,中弘股份股价从1.05元一路下跌,在8月15日早盘跌破1元成为“仙股”,收盘报0.94元,到8月20日时,股票价格已经只剩0.77元。

记者查阅发现,在8月10日中弘股份开始连跌之前,曾发布过两份利空公告。

一份是8月8日发布的关于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公告,中弘股份称,公司控股股东中弘卓业持有的全部中弘股份已被司法冻结和司法轮候冻结;另一份是8月9日发布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中弘股份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0.33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

促使中弘股份变为“仙股”的直接原因,则是8月14日中弘股份的一份公告。

公告称,公司收到安徽证监局《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披露的2017年一季度报告、半年度报告、三季度报告涉嫌虚假记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在三份财报作假的重大利空消息下,截至9月4日,中弘股份已经连续15个交易日(8月15日-9月4日)收盘价格低于股票面值。

从股票面值低于1元的第10个交易日开始,中弘股份每天都会发布退市风险警告,9月4日晚,中弘股份第6次提示退市风险。

根据深交所上市规则,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交易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中弘股份是否能逃脱被终止上市的命运,要看最后的5个交易日。

谁在“狂赌”中弘股份?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9月4日收盘,中弘股份成交量51427.08万股,成交额4.55亿元。

数据显示,9月4日卖出中弘股份金额最大的前五名总计卖出2048万元,卖出金额最多的是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团结路第二营业部,卖出金额为591.17万元,其次是深股通专用,卖出419.35万元,位列第二。

中国银河证券台州邮电路营业部、财富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西藏东方财富证券拉萨东环路第二营业部分别卖出357.80万元、347.69万元、323.70万元,分别位列第三至第五。

在众多机构卖出的情况下,是谁在买入中弘股份股票?9月4日的龙虎榜数据显示,方正证券北京安定门外大街营业部买入中弘股份股票4556.09万元,位居买入榜首;光大证券佛山绿景路营业部买入2548.01万元,中国银河证券石家庄红旗大街营业部买入1529.38万元,光大证券宁波甬江大道营业部买入801.82万元,华鑫证券杭州飞云江路营业部买入782.09万元。

前五名累计买入超过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当天卖出中弘股份最多的5家机构中,不乏有买入100万元-300万元的,最终“中和”了净额。

但买入中弘股份最多的5家机构中,卖出金额均少于6万元,最终净额也为成百上千万。

公司债务危机尚未解除近年来,中弘迅速崛起,开发的北京像素商办项目、一系列旅游地产等资本运作让这家公司名声大噪。

但是在去年12月25日,中弘股份子公司浙江新奇发生债务利息违约事件。

当天,联储证券公告称,浙江新奇应于12月21日将当期贷款利息总计约2079万元划转至陕西信托的信托计划保管户,但截至12月25日其仍未能完成上述划转。

当时,中弘股份在数日之内就发布公告称,浙江新奇通过积极筹措,已经全额支付了相关利息。

尽管不断公告,但中弘股份仍然一步步陷入了债务违约的泥潭,实控人王永红也被曝远走香港。

今年8月9日,中弘股份发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50.33亿元,全部为各类借款,新增逾期债务本息合计4.06亿元。

其中,逾期债务包括2年前由中弘股份子公司浙江新奇向陕西信托借的6270万元,利率为11%;3个月前中弘股份向至卓飞高企业管理咨询服务(韶关)有限公司借的3.3亿元,利率高达24%。

为了改善债务违约情况,中弘股份不断寻求重组。

今年6月28日,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与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共同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性协议》,目前新疆佳龙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正对中弘股份进行尽职调查相关工作。

今年8月则开启了和加多宝、银谊资本的重组计划。

但是截至目前,中弘股份和新疆佳龙的重组计划已经“告吹”,与加多宝的重组计划则“实质性终止”。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